電影博物館『 收票亭 』門票自由投遞

歡迎光臨! 電影博物館的右側側欄有 "展區分類" "搜尋工具" "熱門展區"等等方便使用的導覽,歡迎多加使用。
看電影長知識,歡迎各位來到 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讓你的電影更好看。

 

分享

   叛獄風雲,從海報上看來最大的賣點應該是"兩個金獎影帝"加上"越獄風雲"的製作團隊,但是左撇子最想探討的是這個監獄實驗,因為這部電影就是根據飛利浦教授(Philip George Zimbardo)的史丹佛監獄實驗改編而來的,這是個在社會心理學相當著名的一個實驗。

     在電影裡面的實驗簡單來說,將一般的受測者分成兩批,一邊是警衛,一邊是囚犯,其中囚犯的人數大於警衛,但是所有人都要遵守以下的規則

 

1.囚犯每天可以吃三餐,而且所有的食物都必須吃完
2.囚犯每天有30分鐘的放風時間。
3.囚犯只能在限制範圍內活動。
4.囚犯只能在警衛跟你講話時回話。
5.囚犯不管在怎樣的狀況下都不能碰觸警衛。

  如果有人觸犯了"規則",就要受到"相對應"的懲罰。 如果有人觸犯規則,警衛要在三十分鐘內決定好相對應的懲罰,否則,紅燈亮起,所有人都沒有錢拿。

  實驗一開始,大家還能說說笑笑,但是隨著時間進展,狀況越變越失控,本來在外面都是平等的老百姓,在警衛擁有權力之後,開始惡整犯人,或許一開始只是開玩笑,後來就變成了"我是神,你要遵守我的規則",甚至看到在現實生活中懦弱、沒擔當的人都擺起架子,享受這絕對的權力。如果說強者在得到絕對的權力後,會造成絕對的腐化。那弱者得到絕對的權力後,我們看到的是更扭曲的現象。

  其中Forest Whitaker所演的警衛就是上述代表,由於在家裡沒有地位,平時對人也顯得沒有自信。進到監獄後,在第一次懲罰囚犯後,使得他自己開始膨脹,甚至到後來,在擁有權力、控制囚犯時,他還出現了特殊反應...  至於是什麼反應,下圖如果看得懂的話就知道囉!

 

 

  在警衛那邊我們看到的是平凡人得到權力後的扭曲,那在囚犯這邊又會看到什麼狀況?

  本來同是平凡人的囚犯,在進去監獄後受到不公平的壓迫,大部分的人都不習慣、難以接受,(只有一位進監獄的測試者,懂得監獄裡面的規矩,就是要服從、少管閒事)。其中,帶頭反抗的是Adrien Brody

   在還沒進入監獄測試之前,他是個嬉皮,嬉皮的特色是長髮、鬍子、穿著鮮豔或是很有特色的衣服,而且通常嬉皮在政治上是反戰、和平,所以片頭他也去參加了反戰遊行,認識了女主角。

   在這邊要警告男主角一下,千萬不要惹女主角的老爸...不然你在哪邊他都會把你找出來....

 

(請參考 [電影討論] 即刻救援(Taken)-不要招惹特勤老爸   , 話說這周末要出 "即刻救援老婆版"咧!)

  經過監獄測驗無情的對待後,囚犯在價值觀上也產生了極大的變化,本來主張和平、決不動武的主角,最後變得毫不留情的用拳頭往警衛上打,相對在進入監獄前的心理測試,實在是諷刺的極端。

 

 

史丹佛監獄實驗

 

   當年,飛利浦教授是在學校,邀請22位師範學院學生參加實驗,這些學生都是被認為是正常、健康的學生。為了讓實驗更像真的,還請了真正的警察去"逮捕"學生們,坐上警車送去監獄。

   就結果論而言,我們會覺得當警衛比較好,但是當初在做測驗時,大部分的學生更樂意擔任囚犯,因為他們覺得他們將來都有機會當管理者、看守者,但是當囚犯的經驗可能是這輩子都不會嘗試到的,他們覺得,當過囚犯的經驗可能會對以後的經歷更有幫助。如果他們知道結果,可能會重新選擇吧!  囚犯在第二天就發動了叛變,撕掉囚犯的衣服,拒絕服從命令。教授要求警衛採取措施控制住場面,於是他們照做了。

到後來兩邊的人馬都忘了自己本來的身分,變成了符合實驗要求他們所扮演的角色。警衛虐待犯人的情況越來越惡劣,甚至會要求比原始規則更多的限制,或是想出各種花招來凌虐犯人。他們限制犯人食物、休息時間,空手洗馬桶等等,利用連坐法來管束不服從者,一步一步的剝奪犯人的尊嚴。雙方都越來越投入監獄角色的狀況,本來都是普通學生的測試生,警衛顯示出虐待狂病態人格,囚犯顯現出極端被動和沮喪。本來計畫進行兩周的實驗,在虐待越來越失控的狀況下,該實驗於第六天喊停! 三分之一的警衛被評價為顯示出「真正的」虐待狂傾向,而囚犯在心理上受到嚴重的創傷,有兩人不得不提前退出實驗。

   下面是教授在TED的演講,有很多相關的照片,以及說明教授之後的想法以及見解。

 

 

   之後,教授出了一本名為「路西法效應: 好人是怎麼變成惡魔 」的書,因此也有人稱史丹佛監獄實驗所觀察的現象為路西法效應。

   教授認為,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也會被社會角色的規範所束縛,努力地去扮演我們所認定的角色關係,這些角色也決定了日常生活中我們的態度與行為。在很多情況下,個人的情感、價值觀都不再這麼重要,外在的環境會影響我們所有的決定,在這樣的狀況下,我們選擇了服從環境的要求。這個實驗後來被延伸討論到美軍虐囚事件以及納粹的大屠殺,他們所做的事情是事實,但是我們要如何看待他們的本質,而他們又是為什麼在環境的驅使下,一步一步地變成惡魔。

 

  如果監獄的實驗太遙遠,那左撇子建議大家可以到另一種變相的監獄實驗,那就是當兵了! 當兵的時候你就是囚犯,而你的長官就是警衛,當兵就是個小型的監獄實驗,反正現在男生女生都可以當兵嘛! 。 其實左撇子覺得當兵的經驗,後來能用到的其實不多,會用得到的出社會其實也磨練得到。我想寫這一段一定會有很多人抗議,因為你們覺得,當過兵的經驗會對以後有所幫助。好的! 請把這段藍色的字記住,往前看紅色的字體,你會發現你們所想的跟當初史丹佛監獄實驗,那些想當囚犯的學生所想得一樣...  確實! 你會學到很多的東西,但是這些東西一定要在裡面學嗎? 我們也可以說在監獄實驗裡面當囚犯很有幫助阿,你也可學到服從命令喔! 被虐待甚至是被警衛性侵的經驗也不是每個人都能體驗的,你熬過了,以後都有幫助的阿...= ="  那不如呼應前段說的,去吃屎阿...吃屎過後你就會覺得什麼東西都很好吃囉~~  那真的要當過兵才是男子漢嗎? 看人啦...賈伯斯、比爾蓋茲也都沒當過兵阿,他們也都過得很精彩啊!  是不是男子漢不是環境要求過你什麼,而是你怎麼要求你自己才對!

  好吧,離題了! 趕快抓回來XD

 

 

  提到史丹佛監獄實驗,就一定要連米爾格倫實驗(Milgram experiment)一起提,他們很類似,而且都是社會心理學最知名的科學實驗。

米爾格倫實驗

這個實驗是米爾格倫教授在耶魯大學教書時所提出的,米爾格倫教授跟剛剛的飛利浦教授是在中學時代的好朋友,曾在哈佛、耶魯教過書。在哈佛時他提出過很有名的「六度分隔理論」(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或是小世界效應),簡單來說,就算是美國總統歐巴馬,你只要透過六個人,就能夠聯繫到他。這個理論也被翻拍成電影。

six-degrees-separation  

  米爾格倫在耶魯時則提了另一個有名的實驗,就叫做米格爾倫實驗,實驗的目的在於測試-面對權威者下達違背良心的命令時,人性所能發揮的拒絕力量到底有多少。

 

   實驗是這樣子進行的:   (由於太多了,直接用wiki的資料)

 

------------------------------------------------------------------------------------------------

實驗小組在報紙上刊登廣告並寄出許多廣告信,招募參與者前來耶魯大學協助實驗。實驗地點選在大學的老舊校區中的一間地下室,地下室有兩個以牆壁隔開的房間。廣告上說明實驗將進行約一小時,報酬是$4.50美元(大約為2006年的$20美元)。參與者年齡從20歲至50歲不等,包含各種教育背景,從小學畢業至博士學位都有。

實驗小組告訴參與者,這是一項關於「體罰對於學習行為的效用」的實驗,並告訴參與者他將扮演「老師」的角色,以教導隔壁房間的另一位參與者——「學生」,然而學生事實上是由實驗人員所假冒的。

實驗小組告訴參與者,他被隨機挑選為擔任「老師」,並拿到了一張「答案卷」。實驗小組並向他說明隔壁被挑選為「學生」的參與者也拿到了一張「題目卷」。但事實上兩張紙都是「答案卷」,而所有真正的參與者都是擔任「老師」。「老師」和「學生」分處不同房間,他們不能看到對方,但能隔著牆壁以聲音互相溝通。有一位參與者甚至被事先告知隔壁參與者患有心臟疾病。

「老師」被給予一具據稱從45伏特起跳的電擊控制器,控制器連結至一具發電機,並被告知這具控制器能使隔壁的「學生」受到電擊。「老師」所取得的答案卷上列出了一些搭配好的單字,而「老師」的任務便是教導隔壁的「學生」。老師會逐一朗讀這些單字配對給學生聽,朗讀完畢後老師會開始考試,每個單字配對會唸出四個單字選項讓學生作答,學生會按下按鈕以指出正確答案。如果學生答對了,老師會繼續測驗其他單字。如果學生答錯了,老師會對學生施以電擊,每逢作答錯誤,電擊的伏特數也會隨之提升。

參與者將相信,學生每次作答錯誤會真的遭到電擊,但事實上並沒有真的進行電擊。在隔壁房間裡,由實驗人員所假冒的學生打開錄音機,錄音機會搭配著發電機的動作而播放預先錄製的尖叫聲,隨著電擊伏特數提升也會有更為驚人的尖叫聲。當伏特數提升到一定程度後,假冒的學生會開始敲打牆壁,而在敲打牆壁數次後則會開始抱怨他患有心臟疾病。接下來當伏特數繼續提升一定程度後,學生將會突然保持沉默,停止作答、並停止尖叫和其他反應。


電壓 「學生」的反應
75 V 嘟囔
120 V 痛叫
150 V 說,他想退出試驗
200 V 大叫:「血管裡的血都凍住了。」
300 V 拒絕回答問題
超過 330 V 靜默

到這時許多參與者都表現出希望暫停實驗以檢查學生的狀況。許多參與者在到達135伏特時暫停,並質疑這次實驗的目的。一些人在獲得了他們無須承擔任何責任的保證後繼續測驗。一些人則在聽到學生尖叫聲時有點緊張地笑了出來。

若是參與者表示想要停止實驗時,實驗人員會依以下順序這樣子回覆他:

請繼續。
這個實驗需要你繼續進行,請繼續。
你繼續進行是必要的。
你沒有選擇,你必須繼續。
如果經過四次回覆的慫恿後,參與者仍然希望停止,那實驗便會停止。否則,實驗將繼續進行,直到參與者施加的懲罰電流提升至最大的450伏特並持續三次後,實驗才會停止。

-----------------------------------------------------------------------------------

  以上是實驗方法,對照著影片就會更清楚知道這個實驗的執行。

     米爾格倫判斷實驗結果可能會有10%甚至只有1%的人會比較狠心,將電壓加到最大伏特,也就是早就將人電死的450V。

     想不到結果出乎預料,竟然有66%的人加到最大的電壓!!! 縱使參與者在實驗後半段時都感到這樣子的實驗是不對的,但是在實驗人員的要求下,他們還是不顧學生的哀嚎,繼續完成了這個實驗。這是一件很詭異的事情,米爾格倫在文章"服從的危險"中說

 "在法律和哲學上有關服從的觀點是意義非常重大的,但他們很少談及人們在遇到實際情況時會採取怎樣的行動。我在耶魯大學設計了這個實驗,便是為了測試一個普通的市民,只因一位輔助實驗的科學家所下達的命令,而會願意在另一個人身上加諸多少的痛苦。當主導實驗的權威者命令參與者傷害另一個人,更加上參與者所聽到的痛苦尖叫聲,即使參與者受到如此強烈的道德不安,多數情況下權威者仍然得以繼續命令他。實驗顯示了成年人對於權力者有多麼大的服從意願,去做出幾乎任何尺度的行為,而我們必須儘快對這種現象進行研究和解釋。"

    而這個現象並不是單一個案,在重複了幾次這個實驗後,我們發現每次都有61%~66%的人會將電壓加到致死電壓,例如法國電視台複製的這個實驗。

 

所以米爾格倫的實驗是在說當人們受到"權威"的命令下,儘管心中不願意,還是會選擇服從權威的指令。這個實驗當初就是在討論納粹時代的殺人犯,到底有沒有這麼深的罪? 教授說:「我們所面臨的問題便是,我們在實驗室裡所製造的使人服從權力的環境,與我們所痛責的納粹時代之間有怎麼樣的關聯。」

   綜觀以上兩個實驗,我們知道,單憑人類的道德觀,是無法阻止任何的事情的。

 

 

   如果是你,又會不會在這樣子的狀況下,變成了惡魔?  回想在學校的生活,每間教室都會有霸凌的狀況,就像是最近最好看的電影-告白一樣,人們用不對的方式去對待同類,並且給自己一個正義的理由來說服自己這樣子是對的。或多或少,或是隱藏或是誇張,在團體中就是會去欺凌一些弱勢的同學。只是在這樣的情況我們扮演著什麼角色? 是最開始欺負人的孩子,是每班都有的小胖或是大頭,還是跟著在旁邊起鬨嘻笑的加害者?  長大了,看到新聞上國中生很囂張的欺負同學,甚至是欺負老師,都會想說...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呢...但是,霸凌現象應該也可以說是另一種的監獄實驗,只是權威變成了每個班上的孩子王而已吧。將人區隔開的不會是監獄的高牆,而是我們認定的角色規範。

 

   綜觀以上兩個實驗,加上之前跟大家分享的另一個社會現象"去個人化"  (請參閱這篇 [線上電影] 匿名遊戲 及去個人化的討論 ),我們會知道,不管人性本善、本惡,光憑著道德觀是無法阻止任何事情的發生,人類會給自己理由,或是聽從權威去執行自己覺得不對的事情,而且人只要越多,就會越來越失去控制。無怪乎拯救地球,其最大的阻礙就是人類本身。

  群眾的現象必然存在,但是這不是給我們理由去犯錯,也不是一個本來就會這樣的藉口。了解最壞的情況才會有辦法去解決這些狀況。提出監獄實驗的飛利浦教授有一套方法,照著以下步驟可以減少這樣的路西法效應:  

 

步驟一:承認我犯錯了。
步驟二:我會很警覺。
步驟三:我會負責。
步驟四:我會堅持自己的獨特性。
步驟五:我會尊敬公正的權威人士,反抗不義者。
步驟六:我希望被群體接受,但也珍視我的獨特性。
步驟七:我會對架構化資訊維持警覺心。
步驟八:我會平衡我的時間觀。
步驟九:我不會為了安全感的幻覺而犧牲個人或公民自由。
步驟十:我會反對不公正的系統。

 

    要是大家都能做到就好了^^"   似乎有點難度阿。

    左撇子是認為,既然權威與群眾的效應必然存在,那就得從這兩個點下手吧,教授的方法是從群眾改起,那權威的部分當然也有他的責任。老實說...會有監獄實驗還不是教授你自己設定的規矩,而納粹則是有了當世英雄、後世惡魔的希特勒。權威所決定的方針,將會影響群眾的走向,所以權威的智慧有相當重要的比例。獅子帶領著一群羔羊,可能會比羔羊帶領著一群獅子還厲害。 

    所幸台灣是個民主、自由的社會,權威是自己所選擇出來,只要我們群眾有照著教授所建議的幾個步驟,我們可以扭轉這樣子的權威現象,而不是被權威壓著走,我們就是自己的主人。

 

 

 

協同:  小路、strayeagle、Rainy LaLa豬

 

延伸閱讀  

 [電影短評] 告白- 推薦 超好看!

[線上短片] Black button 跟 百萬殺人實驗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左撇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hk
  • 納粹 也是老百姓選出來

    陳水扁 也是

    戰爭狂 布希 也是

  • 謝謝你的回應,不過基本上這裡別提現代的政治人物好了,怕引戰。

    左撇子 於 2010/12/06 19:59 回覆

  • Crying Cronw
  • 推薦板主
    "w Delta z" - 要命法則
    雖然這部電影不屬於佳作
    但是重點是電影所依據的"公式"
    令人毛骨悚然

    相當喜歡板主的那句話 "單憑人類的道德觀..."
    如果人性是本善的,
    那為什麼總是從宗教, 教育提醒人要做好事
    你會提醒人要記得呼吸嗎?

    左撇子板主加油
    你每篇電影文章都是相當棒歐
    不只是電影, 還可以學到很多知識

  • w Delta z 阿...不知道有沒有辦法租得到

    謝謝鼓勵跟分享!!^^

    左撇子 於 2010/12/08 10:28 回覆

  • 輕飄飄
  • 不 我還是不喜歡這部片
    或許我只適合看臨門湊一腳 好好笑!!
  • 哈哈哈 那就多看點輕鬆的吧,三個傻瓜看了嗎?

    左撇子 於 2010/12/28 12:57 回覆

  • 李俞懿
  • 這部片很好看
    不過這應該是翻派2001年德國的同名電影@@
    我覺得也不錯啦=目(pps有,叫死亡實驗吧@@a)
    我可以跟你索取從上面數下來第四張圖嗎xD
  • 應該說他們兩部電影都是翻拍同個實驗啦
    德國的那個聽說也不錯

    圖~可以阿!!! 怎麼給你?

    左撇子 於 2010/12/28 13:01 回覆

  • 李俞懿
  • 補充:
    你寫的太好了xD
  • 謝謝^^

    左撇子 於 2010/12/28 13:01 回覆

  • 亂小哥
  • 好想很好看欸!!!!!!!
    引起我心中極大的興趣:))
    一定要去看
  • 沒這麼好看啦...
    我寫他是因為我想了解這領域而已XD

    左撇子 於 2011/08/03 12:03 回覆

  • 亂小哥
  • 其實是心理學我都很有興趣囉~~
    所以我才感覺他因該不錯XD
  • 恩恩 很好~XD

    左撇子 於 2011/08/06 18:06 回覆

  • morris
  • 超敬佩版主的!!分析得那麼詳盡!!
    看完這部片後是真的心有戚戚焉,使我回想起18年前在金門當兵的遭遇,不是蓋你的,我的連上真的有發生老兵叫菜鳥吹蕭的事情發生,人性中卑劣在軍中一覽無遺,但我卻這裡面發現自己對自己的救贖,縱然我受過那樣惡劣環境的洗禮,卻並未被同化,反而更加善待後面進來的人,看到版主介紹的如何減少路西法效應,我發現自己竟然具備了絕大多數要件,要感謝版主讓我更加認識自己。分享一個小故事:就在今年初,在一個場合,我竟碰到當兵時的學弟,而且是他主動認出我來,他開心介紹他的老婆給我認識,還邀請我有空就到他家坐坐並互留電話。如果當初我放棄自己、隨波逐流,就沒有今日美好的邂逅了,取而代之的可能是一場18年後的復仇算帳!!
  • 感謝Morris的分享阿,以前當兵的文化真的很糟,幸好現在比較合理了。在最醜陋的地方,才能發現善良的美好,你學弟真是幸運能碰到一個好學長,而你也很幸運的碰到一個好學弟呢!

    左撇子 於 2011/12/03 09:49 回覆

  • Johnson (姜森)
  • 好久沒看到剖析的這麼有深度,又獨具高度幽默的文!! 大讚!!!!!!!!!!!!!
  • 謝謝留言~~歡迎光臨!

    左撇子 於 2012/07/11 00:16 回覆

  • 訪客
  • 事實上維持公平正義者,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我在事件發生前強制結束不平等地位
    照例子說,實驗發生前就強制大家結束實驗

    想當守衛的人怪我,想當囚犯的人不會挺我

    因為想當守衛的人沒有滿足虐人的感覺
    因為當囚犯的人本身就懦弱

    想想自己真傻,浪費自己的力氣去跟99%的人斡旋

    該有報應該去死的就讓她們自己去完成這個遊戲吧
    現在的我既不開心也不憤怒的看待周遭所有這類事
    只是內心還有一些對於正義的不甘心(茶
  • 辛苦你了(拍)

    左撇子 於 2012/07/12 21:03 回覆

  • 蔡仲勛
  • hmm... 我覺得有問題
    會把自己逼到窮困到為了600台幣去做實驗的人
    大多一定有某種程度的desperation跟負面特質
    這些人的聚集而做出來的實驗結果
    我不認為能代表the general public with the general mix of all kinds

    一百人裡有幾個會這樣做我不意外
    但要我相信有過半的人會這麼做
    我無法接受

    回想一下這部片的人好像都怪怪的

    另外
    喔真是深入淺出的精闢介紹!!
    左撇子的電影介紹最棒了~ ^^
  • 謝謝留言分享跟鼓勵!
    我記得真實版的實驗是找大學生做,電影版這樣確實有盲點,不過設定的費用多少我忘了...

    左撇子 於 2012/08/20 08:16 回覆

  • Pei Lun Chen
  • 上面那個連結如果有申請帳號,先登入後在連就可以看摟!
    沒有的話就另外再找,或去申請一個吧,記得應該蠻好請的.
  • 好! 謝謝~

    左撇子 於 2013/01/21 01:03 回覆

  • 訪客
  • 我是看完德國版,美國版看到一半的人...
    兩部都是很棒的電影!
    不過說實在,這事情會真實發生嗎? 我還是有所存疑。

    怎麼說呢? 在德國版的實驗中,我覺得扮演獄卒的人是瘋子,才過兩三天,就徹底忘記外面還有個法律世界存在,徹底忘記這實驗結束時,他們只要被一個人告就會吃不完兜著走。才兩三天耶!!是有沒有這麼健忘?

    而美國版的...我覺得扮演囚犯的都是草莓族...不!應該是泡泡族,碰都不用碰就會自己破掉!
    一開始某人因為丟球不小心傷到人所以被罰伏地挺身,但他竟然不願意做,導致大家連坐被罰。後來大家又因為不吃看起來像屎的豆瓣醬,又跟獄卒起衝突...冏...要賺每天一千美金,就是必要做出點犧牲啊!!做十下伏地挺身加吃豆瓣醬就可以拿一千美金這麼輕鬆容易的事,一群說「因為我要錢才來參加實驗」的人竟然不願意做???靠!!我要說什麼??不愧是養尊處優的美國人嗎?叫台灣這些被操得要死、爆肝加班,卻只能領月薪二十二k的人情何以堪?
    事實上,只要一開始囚犯們乖乖的服從這些「一點也不困難」(相信我,這真的一點也不困難,至少比那些美國愛拍的實境挑戰節目還要簡單一百萬倍!)的規則,獄卒也會保有理智,跟大家說說笑笑,而不會見笑轉生氣,讓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我覺得把這個實驗擴張應用到什麼虐囚或當兵並不是很恰當!因為這群人是自願的,而且又可以獲得相當高金額的獎金,所以拿實境挑戰節目,又或著薪水極高的服務業來比擬比較洽當。實境秀挑戰者或著服務人員就相當於囚犯,為了高額獎金(薪水),而出賣自己的某些權利。但我們極少看到有實境秀挑戰者或服務人員會不服從超級簡單的命令(做伏地挺身和吃豆瓣醬),所以我邊看美國版的電影邊翻白眼,心中一直想,不用給我一千美金,給我一千台幣就好,我幫你做伏地挺身跟吃豆瓣醬==
  • 心態問題,你的觀點是個不錯的點XD

    左撇子 於 2013/04/08 00:11 回覆

  • 訪客
  • 14樓的訪客,如果有看到最近洪仲丘的新聞,不知做何感想?
    一開始眾人指向上士范佐憲,指責他沒人性把快退伍的洪仲丘關禁閉。但范的父母也告訴我們,范在家是個很乖的人。後來把矛頭指向副旅長、禁閉室的戒護士。這些人在營外、在家中也都是像在營內、在禁閉室裡那麼凶惡的人嗎?還是在禁閉室那個環境下,在長官暗示洪是個不聽管教、必須給予教訓的壞份子的狀況下,變成了奪走洪仲丘性命的劊子手?
  • 很好的例子。

    左撇子 於 2013/07/26 18:48 回覆

  • 邱湘婷
  • 謝謝您的分享
    因為一些元素看了這部片
    也發現這部片我很喜歡
    或許該說因為跟心理有關
    然而查到你的文章看完後覺得更有興趣了!!!!


    謝謝你:)
  • 謝謝鼓勵~~要常來喔!

    左撇子 於 2014/02/22 13:02 回覆

  • Yeh Pei Nung
  • 左撇子,是真的左撇子嗎?哈哈我也是~題外話XD
    我非常贊同(因為你們覺得,當過兵的經驗會對以後有所幫助)的見解,我在當兵前也是覺得會有幫助會更成熟,實際去當兵後反而相反除了被迫服從跟只做一些沒意義和沒效率的事,有機會當了士官後,老鳥都把爛事丟到我這,且有氣不能發,有屎不能拉,每天帶著憤恨不平的心情,只能悶在心裡,退伍後反而比以前更無法適應社會,不想再被規定綁住了。
    在下我本身也當過禁閉室的士官,真的會如你所說一樣,禁閉生有時不聽我的話,會想嚴懲他們,不過還好沒人在後逼我一定要處置,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像實驗中的警衛一樣,所以我非常同意(是不是男子漢不是環境要求過你什麼,而是你怎麼要求你自己才對!),另外很喜歡電影消失的子彈的:世界人沒有壞人,只有變壞的好人。我認為,很多時候都是環境的確會有所影響,但是還是要看自己怎麼想。
    另外我想問左撇子本身背景是學什麼的阿?太厲害了!!我也想知道怎樣才能像你一樣,以不同角度看電影,且熟知相關知識。
  • 哈哈哈 謝謝你的分享!
    喜歡什麼就學什麼呀~~這樣就會很廣囉~
    一起加油

    左撇子 於 2014/06/18 18:44 回覆

  • 蒼蠅王
  • 這部戲一直讓我想到蒼蠅王阿....
    本以為他們會再第一週末攻守交替(?)的
    但後面囚犯反擊的段落也真的讓人大快朵頤
  • dcdc
  • 謝謝你的好文~收穫良多!
    少數人有能力改變世界,多數人被世界改變,
    我想人一但放棄思考就會開始盲從,
    我思故我在,期許我們都能在惡劣的環境下保有自我
  • aa1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