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刑事部的烏鴉》(或譯:鴉色刑事組),這是一部少見以「法官」為主的律政劇。
  一般關於法律的片,多數在在檢察官與律師身上,舉例來說,檢察官就是《Hero》,律師就用《王牌大律師》當作代表,在法庭上往往就是這兩邊的攻防,而且通常都是這兩邊才有時間去「蒐證」找線索,去翻轉案情,這過程才是律政劇花上最多時間的地方。坐在那邊等判案的法官,通常是坐在那邊等他們拿出證據來裁斷就好。
 
《第一刑事部的烏鴉》打破了這規則,竹野內豐飾演的法官是個奇怪的法官,若檢察官提出的事證與被告的自白不同,他不會直接地靠現有證據宣判,會宣布:我要發動「職權」,也就是由法院主導,重新進行調查。
 
這個做法我們在《王牌大律師》中也看到過,廣末涼子飾演的法官,也很喜歡跑到現場做調查。不過,這種做法是比較少見的,因為你會同時踩很多人的底線,檢察官那邊會覺得你不相信檢察官團隊的蒐證,檢驗他們已經檢驗過的東西。而且法官那邊的高層也會不爽,因為案件堆積如山,你卻消耗大把時間在單一案件上。所以,通常法官是不太敢這樣做的。只是對於主角來說,他有著跟木村拓哉在《Hero》中一樣的熱血表現,不隨便判斷,只想找出真相,以免冤案發生。
 
不寫實,但是故事點出的問題都超級寫實。
就像是前面兩集就點出,法官是公務員,績效是把趕快把案子裁定完,現實面就是:真相不重要,公務員的業績比較重要。如果上面施壓你每天要解決多少案子,不願意思考真相的法官也是有的。
 
這一點,左撇子我在親自跑過這樣的流程後,確實對本劇蠻有感的,所以看得格外精彩。
裡面點出了太多的問題,都是現實面的問題:
 
🌟 一審的法官是你的學長,如果真相跟他的判決顛倒,在講究輩份、你又需要有人幫你推薦升官的時候,你敢推翻前輩的判決嗎?
 
🌟 檢察官的高層,也會施壓他們「定案率」,那就是他們的KPI業績,如果真相會讓他們定不了案,你覺得檢察官會幫忙法官找出真相嗎?
 
🌟 警察交出來的證據有瑕疵,但是警方跟檢察官的高層都來施壓,說打擊犯罪是要一起努力、彼此信任的,不要造成彼此未來的困擾。你會犧牲一點「程序正義」嗎?
 
雖然說這些事情對「劇」來說,都不是特別創新的東西,但是表達的方式簡單、易懂、好理解,而且讓一般民眾看得很有省思,受害者會特別感動。
你會希望現實中,真的有這種「願意找出真相」的法官,而不是「已經加班到八點了,你們趕快講一講、不要重複一樣話給我聽,後面還有兩個案子」的法官。
 
我常常說,對於一些法官來說,你只是他桌上一個還沒解決的案子。
但是對於這些被告來說,你的便宜行事,就是他的一輩子。
《第一刑事部的烏鴉》確實是一個不太可能發生、不顧現實面的熱血法官,但是它設立了一個理想,只要有一個法律人看到了、被感動到了,就會多一個人願意往理想前進。
這是我為什麼很喜歡推職人劇的其中一個原因,因為有一天在面對改革的路上,你會發現不孤單,有一群人都被同個作品感動,或許理想會近一點,更可能的,是少一個僵化的阻力。
 
《第一刑事部的烏鴉》,一個輕鬆、歡樂、熱血帥氣,每一集都讓我很有省思的推薦日劇。
 
 

 

正確排版請到:
https://leftymovie.com/ichikei-no-karasu/

    全站熱搜

    左撇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